MENU

(1) 美国撤回对朝敌视政策是维护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的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

[조선어] [English] [Русский] [中国语] [日本語]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裁军及和平研究所研究报告

自在这块疆土上响起战争的炮声已过70年。

美国发动的朝鲜战争给我国人民带来切肤之痛和莫大的人力、物力损失,还迫使同一血脉的骨肉至亲不得不分居,其民族分裂的痛苦此刻也在继续。

惨痛的战争创伤还在朝鲜民族心中阵阵作痛,所以我们比任何民族都迫切希望生活在没有战争的和平乐园,并为实现这一夙愿倾注了坚持不懈的努力,却没有获得应有的成果。

美国的黑手——对朝敌视政策是其根源所在。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裁军及和平研究所25日发表报告,旨在向全世界告发20世纪50年代美国发动的朝鲜战争之真相,揭发给朝鲜民族带来不可估量的不幸和痛苦的美国对朝敌视政策之侵略和掠夺的本质。

 

朝鲜战争是美国对朝敌视政策的必然产物

朝鲜战争是美国精心筹划的、有计划后发动的侵略战争罪行。当时美国企图用武力扼杀我们共和国,进而称霸亚洲乃至全世界。

美国至今还不断制造各种假象,试图掩盖自己发动朝鲜战争的侵略罪行,然而历史的真相是绝不能掩盖或抹去的。

一百数十年以来,美国把侵略和强占朝鲜这一亚洲大陆的关口定为国策,拼命乞灵于对朝敌视政策以实现其目的。

1845年2月,美国当局向国会提交了“朝鲜开放案”(Proposal on opening Korea);1866年挑起“General Sherman”号入侵事件;1868年发动“Shenandoah”号和“China”号入侵事件;1871年再一次进行了大规模武装进攻。

1905年,美国签署“Katsura-Taft Agreement”后,唆使日本强占朝鲜并对其实现殖民统治,循序渐进地推进把朝鲜化为自己殖民地的计划。到了二战末期,美国完成了朝鲜占领计划。

1951年3月,时任美国远东军司令官的麦克阿瑟给美国会参议员Joseph Martin的信中写到,“欧洲的将来取决于在亚洲能否战胜共产主义”,并宣扬“我们可以通过征服朝鲜全境彻底粉碎连接苏维埃西伯利亚和南方的唯一供应链,……进而支配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到新加坡的整个地区。到时候,我们的力量将无处不在。”(Herschel Meyer《美国现代史》第148页)

总而言之,美国视朝鲜为切割亚洲这一“大块肉”的“匕首”。

在二战中大发横财、极为肥大的美国军需垄断企业迫切需要朝鲜战争。

始于1948年末的美国经济恐慌到1949年变得更加严重。

工业产量同比下降15%,物价暴跌,机械设备投资急速缩水,导致1949年上半年约4600多家企业破产,失业人口增加到600万人。1948年9月到1949年3月间,垄断企业利润从366亿美元缩减至284亿美元。

朝鲜战争一爆发,美国新闻媒体纷纷报道,“称作‘朝鲜’的企业让经济起死回生了”、“朝鲜战争的爆发终止了二战结束以来折磨美国商业的经济萧条”。这般大写特写足以证明当时美国经济恐慌需要的“特别的解药”就是战争。

由此可见,美国按照全球霸权战略把朝鲜当做“美国军事组织和亚洲本土之间唯一的交点”、“思想较量的战场”、为称霸世界准备决战的“试验场”、战后经济恐慌的唯一出路。

通过战争计划的筹备过程可以充分了解到美国主导朝鲜战争筹备工作的侵略者的真面目。

美国把远东侵略计划分成3个阶段。打响朝鲜战争为第一阶段(A);将战火扩到中国为第二阶段(B);最后阶段是进攻西伯利亚(C);预计作战行动时间为1949年。

日本杂志《人物往来》(1964年9月号 第67页)援引曾经参与战争阴谋的旧日本军大校的话,揭发朝鲜战争内幕。内容如下:

“作战行动分成3个阶段。首先,由美军和南朝鲜军组成的10个师集结到38线一带形成东西各两个战区。西部战线直接往平壤方向进攻,作为呼应,在海军和空军的协助下,在平壤北部登陆。东部战线以阳德为左翼,保障平壤和元山之间的联系,右翼则直往元山进攻,同时海军部队从元山北部进行登陆作战。这两个战线同时向鸭绿江进军突破朝中边境。这是根据前日本军的资料精心筹划的第一阶段详细作战计划。一旦突破朝中边境就进入作战第二阶段,此时,日本军和联合国军依次参战。”

在周密的计划和准备下,美国于1950年6月25日4点唆使傀儡军终于发动了朝鲜战争。

战争前夕,美军事顾问团团长罗伯特胡扯道:“我们选择6月25日有慎重的意图。25号是星期天,作为基督教国家的美国和南朝鲜把星期天定为安息日。所以不会有人相信我们在星期天发动了战争。换言之,我们是要让人相信战争并不是我们发动的。”

美国发动朝鲜战争以后,为掩盖自己侵略者的真面目进行了狡猾的阴谋活动。

6月25日,美国召集联合国安理会,炮制出联合国安理会第82号“决议”,把我们共和国规定为“侵略者”;7月7日连续通过第84号“决议”,“相劝”同盟国把自己的兵力从属到“美国指挥下的统一司令部”,并“邀请”美国任命其司令官,允许使用联合国旗。

因此,我们共和国被误导为发动战争的“挑衅者”,朝鲜人民的祖国保卫战争被改为“侵略战争”,“联合国军”则成了交战当事方。

历届联合国秘书长也公开承认,“联合国军司令部”不是联合国管辖机构,它纯粹是美国的战争工具。

1994年6月,联合国秘书长Boutros Boutros-Ghali承认,“联合司令部”不是联合国安理会成立的附属机构,它是由美国指挥的机构。(出自1994年6月24日联合国秘书长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的信)

1998年12月联合国秘书长Kofi A.Annan就美国派往朝鲜战场的武装力量及其司令部表示,“我的前任当中没有人曾允许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借用联合国的称号。”(出自1998年12月21日联合国秘书长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的信)

2004年7月27日和2006年3月6日联合国发言人确认,“联合国军司令部”不是联合国军队,而是美国主导的军队。

“联合国军司令官”的任命权也不属于联合国,而是属于美国政府;有权决定谎称“联合国军”的美军驻南朝鲜兵力的增减问题的也是美国政府而不是联合国。

尽管如此,板门店至今还堂而皇之地挂着联合国旗,这不得不说是联合国的耻辱。

在伟大领袖的领导下,英雄的朝鲜人民奇迹般地打赢了无比激烈的战争,但是我们民族的人力、物力损失极其惨重。

尤其是美帝犯下的令人发指的大屠杀暴行无法用有限的篇幅一一列举。

1950年10月,强占信川郡的50多天里,用火烧杀、往水库里溺杀、枪杀、用木柴烧杀、撕开活人的四肢、剖开孕妇的肚子等最野蛮的方法杀害了占全郡人口25%的3万5380多个无辜居民。这样的大屠杀暴行向全世界告发美帝国主义简直是披着人皮的野兽、嗜血的豺狼。

仅根据公开统计显示,在朝鲜战争时期美帝在共和国北半部屠杀了123万多人,在南朝鲜屠杀了124万多人,甚至使用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试图灭种我们民族。

1951年,国际民主妇女联盟考察团现场调查美帝野蛮暴行后揭露,“美国在暂时占领的地区进行的大屠杀和拷打比起希特勒纳粹暂时强占欧洲时的暴行更为恶劣。”

朝鲜战争期间美国公然叫嚷着“要在地图上完全抹掉北朝鲜的78个城市”、“要把北朝鲜一扫而空”,向共和国北半部地区投放近60万吨炸弹和凝固汽油弹。这相当于在太平洋战争期间向日本本土投放的3.7倍。

由于美帝的野蛮暴行,战争期间有5万941家工厂企业、2万8632所学校、4534所医院和诊所等保健医疗设施、579个科研机构、8163个出版及文化机构、207万7226栋住宅遭到破坏,56万3755町步的耕地被毁,15万5500町步的农田消失了。

实际上,战后留给我国人民的只是一片废墟,美国扬言朝鲜再过100年也不会重新崛起。

上述资料雄辩地证明,美帝国主义才是朝鲜战争的挑衅者、朝鲜人民不共戴天的仇敌,只要美国对朝敌视政策还再继续,朝鲜半岛的和平绝非可能。

 

[Next page]

Category: 今日朝鲜 | Added by: redstartvkp (20/06/26) | Author: Institute for Disarmament and Peace
Views: 11 | Tags: Korea, South Korea, usa, DPRK, Korean War, North Korea, Institute for Disarmament and Peace